坐校车

www.ts.cn 天山网   2013年05月13日 11:19:50   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
更换背景颜色:
 
 
 
 
 
 
 
更改文字大小:

    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了,家住县城的老师们匆忙下楼,侧棱起身子,从如潮的学生间隙中鱼一样穿过,直奔校门口,赶着回家。

    说是校车,其实是学校出面联系的私家车,车费由教师自理。今儿晚上坐车的人多,因为下午放学后学校举行民主测评,从三位副校长中选出一位常务副校长,光投票就进行了三次,这才选定。会一散,晚自习的预备铃就响了,一些不上晚班但家住县城的老师因为赶不上公共汽车,也不得不留下等着坐校车。

    面包车座位不多,很快坐满,前面两排座位之间又放了个小板凳,挤着一位身材较瘦的老师,副驾驶位则挤了两位老师,一胖一瘦,叠在一起。快10点了,老师们催促开车,司机师傅叼着烟,不紧不慢地说:“臧校长还没到呢。”

    臧校长就是下午刚当选的常务副校长。夜色中,只见他左手提包,踱着方步走过来。走到驾驶室旁边,臧校长往车内瞄了一眼,突然拍了一下包,像是忘带了什么东西,转身又进校门,将公文包扔在传达室,就往办公楼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车厢里躁动起来,“这要等到什么时候”,几个女教师开始往家里打电话。司机师傅又点上一支烟,向挤在副驾驶位的两位老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过了一会儿,臧校长的身影再次出现,可这次他刚走到校门口,就拦住一名学生训起话来。坐在副驾驶位的老师等急了,自作主张按起喇叭。司机师傅抽着烟,也不阻止。

    臧校长没理会喇叭声,而是一边训话一边不时地看一眼校车。10点半,司机师傅突然坐起身,摁熄了烟,侧过头嘀咕两句。挤在副驾驶位的两个老师不情愿地下车,挪到车厢最后两排座位之间。

    副驾驶位刚空出来,臧校长就到了。他打开车门看了一眼,“还给我让什么座啊?我瘦,挤后面就行。”说完就要去拉车厢的门。司机师傅笑着说:“是我让腾出来的,校长坐前面理所当然,客气啥?”臧校长没吱声,坐到副驾驶位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眼看要进县城了,老师们纷纷掏出车票钱——大多是硬币——集中到离司机师傅最近的王老师手里。王老师“哗啦”一声将钱倒进驾驶位右侧的储物空间。臧校长听到响声,眼皮动了一下,左手慢慢伸向右胸的口袋。司机师傅正在换挡,突然轻拍了一下臧校长的左腿。臧校长马上放下手,又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臧校长对司机师傅说:“从明天开始,车费由学校出,公用经费不好处理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进了县城,车上的人越来越少。王老师和臧校长坐到最后一站。下车时,王老师想提醒臧校长“您把公文包落在传达室了”,忽觉尴尬,话到嘴边强行止住。


手机天山网
iPhone客户端

手机天山网
Android客户端

天山网官方微信
(微信扫描关注)
稿源: 检察日报 责编: 贺臻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(分享到
网友评论 (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)